奇书网 > 过火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搂着那香软的身体,连闭上眼睛睡觉都不舍得。又一次忍不住占有她时,夏妤由昏沉中渐渐睁开眼,她看清了身上的人,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脸色霎时惨白,颤抖着说,“禽兽……你……你放开我……”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夏天秦扣住了她的双手,将她按压住。

    “夏天秦……你这个禽兽……我不会放过你的……”夏妤的唇在不断发颤,“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她的眼神是那么凶狠,犹如两把淬了剧毒的钩子,恨不得将他的五脏六腑都剜出来!

    可即使她再愤怒再生气,虚软的身体也拿不出力气抵抗夏天秦。

    夏天秦牢牢钳制住夏妤,坦然迎视她的目光,妖娆的唇角勾起分外邪肆的笑,“好啊,千万不要放过我……这次可看清楚了……得到你的人,是我……”

    她越是挣扎,他的攻势越狠。她狠狠的咬他,夏天秦肩上皮开肉绽,却把她抱得更紧,他将她揉在怀中,拼命的掠夺。

    她疯狂的挣扎,他更加疯狂的占有。他在她耳边哑声笑着,“小鱼儿……你跑不了的……你这辈子都跑不了……我死都不会放过你……你讨厌我也好,恨我也罢,都改变不了跟我纠缠的命运……休想再甩开我一走了之……就算是噩梦,我也要做你一辈子的噩梦……”

    到最后,夏妤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沉沦在欲/望还是愤怒中……巨大的风暴侵袭而来,一波又一波,卷起无数惊涛骇浪,快要将她溺毙……夏天秦就像是可怕的野兽,那双琥珀般的眸子陷入了一种忘我的癫狂中……

    最终,不堪承受的夏妤昏厥了过去……

    夏天秦得到满足后,长舒了一口气。他将夏妤翻转过身,使她趴在自己的身上。

    床单上一片凌乱的血迹,夏天秦恢复理智后,发现自己肩上和胸膛被咬出的伤口还在流血……

    他轻轻捏了捏夏妤的脸庞,又是无奈又是宠溺的低笑道,“小鱼儿,你可以改叫小老虎了……”

    他打电话到前台。很快,酒店的医护人员带着医药箱进来了。夏天秦靠在床头,趴在她怀里的夏妤,被他用丝被遮住,只能看到若隐若现的发丝。

    一名女医护人员带着两名女助手恭敬的走入。房中央的大床上,斜靠在床头的男人,肩头渗出的鲜血顺着平整的腹肌下滑……瓷白的肌肤,殷红的鲜血,他那么懒散的靠在那里,妖娆的容貌与浓郁的血色组合而成的画面,就像是中世纪油画里走出的吸血鬼。妖魅。惑人。

    三个年轻女人,面对这活色生香的画面,暗自咽了咽口水。

    夏天秦舍不得离开夏妤的身体,他抱着夏妤微微坐起。那几人由惊艳中回过神,走上前为夏天秦处理伤口,全程没有人废话。结束后她们恭敬的退了出去。

    走廊上,一名助手压低声音,再也掩饰不住激动的说,“刚刚被子里的是女人!我确定是女人!以后谁在说卿卿是钙,我跟他撕逼!”另一个说,“好可惜哦……他那么美,实在有小受的气质……”“胡说!他是攻的气场!是攻!”

    女医生一声轻咳嗽,“你们俩是他的粉?”

    “你也是?”助手兴奋的问。

    “以前不是。现在路人转粉了!”女医生一反在房内的冷静沉着,两眼放光道,“刚刚被他那血染的风染秒杀了!”

    “不过他们也太激烈了吧,那血口是真深。这要是咬到脖子上的大动脉,卿卿可能就死在床上了……”一名助手心有余悸的说。

    “她应该就是卿卿的神秘女友吧……你看卿卿被伤成这样,上药的时候还一直搂着那女人。卿卿那眼神啊,温柔的都要化成水了……”

    某女捂着心肝道,“oh~no!我的小卿卿,居然是m……”

    套房内,被处理好伤口的夏天秦,倚靠在床头,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他一只手夹着烟,徐徐的抽着,一只手在夏妤肤若凝脂的后背上,缓缓的抚摸,双眼迷离而沉沦。

    烟雾缭绕间,他低声自语,“小鱼儿,我不怕你恨我……比仇恨更可怕的滋味,我都已经尝过……我宁愿你厌我恨我,也不要你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一根烟抽完,他按灭烟蒂,躺回到床上,将夏妤又往怀里紧了紧。

    他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

    回不到曾经的亲密无间,就用爱恨交织成一张网吧。

    他要用这张网,将两个人牢牢束缚在一起。

    这一夜,他抱着她,安然入眠。

    次日,夏天秦醒过来时,夏妤还在昏睡。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经纪人打开电话,叮嘱他今日的行程。

    夏天秦着装完毕后,回到床边,为夏妤盖好丝绒薄被,又低头亲吻她。直到将她脸颊上的每一处都亲了个遍后,他方才意犹未尽的离去。

    夏妤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她撑着疲惫的身子坐起,环顾四周,这种环境和摆设她并不陌生,一看就是酒店的豪华套房。

    可是她为什么会在酒店?谁送她来的?视线返回到自己身上,竟然未着寸缕……夏妤心里猛然一跳!

    她按住额头,脑海里有些隐隐绰绰的画面跳出来,可又不那么清晰……

    强抑住狂乱的心跳,下床时脚尖刚着地,全身的酸痛感令她几乎跌坐在地。她扶着床沿稳住了身体。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要镇定。

    走进浴室,将自己洗了一遍后,夏妤用浴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她唤来了酒店的侍者。

    “这房间是谁开的?”夏妤问。

    侍者恭敬回道,“这是夏先生的专属总统套房。”

    “夏天秦?”她咬着牙确认。

    “是。”

    侍者离去后,夏妤又给傅小桐打电话,得知昨晚是夏天秦去包厢里接的她。而且是傅小桐告诉他地点。傅小桐还在那边兴奋的说着,“原来你竹马是大明星啊!以前就匆匆一眼,我都没注意到!他好正点啊!什么时候把他喊出来一起玩啊?大明星果断魅力四射啊,昨晚简直亮瞎我们大家的眼!”

    夏妤死死攥着手机,胸膛起伏着,好几次想要爆粗口的话被她生生压抑住了。

    “那就这样,我先挂了。”她用生硬的语气结束谈话,挂掉了电话。如果不是最好的闺蜜,她真恨不得掐死她!

    扔掉手机后,夏妤颓然跌坐在沙发上。

    夏天秦……夏天秦……

    他害得她家破产负债,他逼得她焦头烂额狼狈度日,他还玩了她的身体……

    夏妤的手掌紧紧攥着沙发垫。

    夏天秦,你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夏妤那双涣散的瞳孔,蓦然凝聚起来,射出尖锐的厉芒。

    你对我所做的一切,将来,我一定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

    夏妤离开酒店后,回到自己的出租房里,关掉手机,独自在家呆了两天。

    第三天时,她换好衣服,画上淡妆,拿着准备好的辞呈回到电视台。

    节目组里,众人忙的热火朝天。甚至没人好奇她为什么几天没来上班,大家就如往常上班那样,跟她点头打着招呼。

    夏妤敲开张霖办公室的门,将辞呈递给他。

    张霖扫了一眼,内心万分诧异,但脸色如常,只是迟疑的问道,“节目已经进入了拍摄筹备阶段,你确定要这时候辞职?夏卿岚不是为了帮你才来参加节目?”

    “不要提他。”夏妤蓦然道,声音冷硬到令人发寒。

    张霖顿了顿,眼神若有所思,说,“如果你心意已决,去向总监提吧。如今这个项目是台领导直接过问的,我还真没有资格审批主持人的辞职。”

    “好。”夏妤点头,转身离去。

    张霖看着夏妤的背影,轻轻敲击着桌面,低声自语,“难道她和夏卿岚,发生了什么问题?”

    可是前几天,在她亲自去找夏卿岚沟通后,那边很快有了回应,甚至有助理亲自来电视台商谈。而在两天前,夏卿岚方面还为夏妤请了几天事假。

    夏妤拿着辞呈前往都市频道总监办公室。一路上遇到的人,就算不是他们栏目组里的,也分外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夏妤进电视台并不久,而且是个得罪了前领导的人,人缘并不怎么样。在此之前,大家甚至有意冷落她。今天这倍受待见的情形倒是头一遭。

    但对于一个打算辞职的人,同事的态度,实在无关紧要。夏妤甚至懒得敷衍这些变脸比翻书还快的人。

    她一路昂首挺胸走路,对于各种微笑示好,只是淡淡的点头。加之她本身傲然的气场,这感觉就像是领导视察时,面对下属的巴结谄媚,淡若清风,不怒自威。

    那些人走过一个拐角就说,“瞧瞧,这还没红呢,就已经趾高气扬了!”“等她红了只怕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