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过火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天秦抓住她的手,俯视着她,似笑非笑道,“我们先把这件私事解决了。不然,我可没心情跟你谈公事。”那极具侵略性的带着炽热火焰的眼神,令夏妤心里直发憷。

    前两次被强吻的阴影,袭上心头。夏妤突然爆发出极大的力量,猛地推开夏天秦,由椅子上跳下。跳的太猛,小腿差点扭到。她正踉跄着想要逃开时,被夏天秦由身后抱住。

    他将她扣入怀中,满是嘲讽的笑道,“人都过来了,还想跑不成?”

    “卧槽!”夏妤忍不住爆粗了,“夏天秦,你什么时候成了一个下作的流氓!你还要不要脸了?!”

    “……流氓?”夏天秦一声轻笑,旋即点了点头,“说得好,我收下了。”

    “你放开我!”夏妤怒道。

    “都叫我流氓了我还能放开?”夏天秦眯起眼,更加恶劣的将夏妤往怀里揉着。“我不做点什么,可对不起你送我的美誉……”他埋首在她肩侧,舔着她的耳垂。

    “……变态!”她咬牙骂着,不断将脸别到一边。

    “嗯。”他轻笑着应声,“这个词儿也不错。”他进一步逼近,舌头探入她的耳廓里。

    过电的感觉,倏然窜过全身,夏妤双腿一软,喉咙里溢出连自己都陌生的轻吟。

    夏天秦唇角是得意的笑。曾经那一晚的疯狂,让他知道她最敏感的地方。

    他不依不饶的舔着她的耳朵。夏妤被逗弄的全身发软,若不是被他的双臂扣住,只怕会跌坐在地。快/感与煎熬交织,令她瑟瑟发着抖。

    “你……你别这样……”声音少了力气,像是拒绝,更像是变相的邀请。

    她这无助颤抖的模样,激发了夏天秦更加强烈的占有欲。两人推搡间,夏妤撞上了吧台。他压上她的身体,唇舌滑至她的脖颈,啃着她柔嫩的肌肤。

    夏妤在他的压制下,呼吸都快被迫停止。当他想要吻上她的唇时,她别过脸,在他怀里费力的转过身,躲避他的攻势。他的吻令她害怕,令她心惊胆战。每一次都仿佛是一场生死浩劫,让她以为自己快要被他吞噬。

    夏天秦扣起夏妤的脸庞,唇角微扬,幽深的眼底是势在必得的强势,“小鱼儿,我劝你还是乖一点。我不想伤了你。”

    “……变态!滚开!”夏妤喘息着怒骂。

    夏天秦一声轻笑,扭过她的脑袋。他的手劲大的她生疼,迫使她转过脸。他用一股可怕的蛮劲制住了她所有的抗拒。挣扎间,他低头攫住了她的红唇。

    他像野兽般粗鲁的啃咬她的唇,舌头用力顶开她的牙关,探入她口中,长驱直入,肆虐掠夺。

    这粗暴的吻令她嘴唇发疼,舌头发麻。

    很快,夏妤没有力气跟夏天秦拧了。别扭的姿势,令她觉得自己的脖子快要被他扭断。她的唇舌不堪他的纠缠,痛的她难受。他拼命的吮吸舔舐,没有减缓分毫。他闭着眼睛,眼睫毛不断颤动着,那妖娆的脸庞上忘我的疯狂,令她心里涌起阵阵惧意。

    她艰难的溢出声音,“我……好难受……放开我……”

    许久,夏天秦终于放开了她的唇,夏妤劫后余生的喘息着,透明的液线由唇角滑落。夏天秦眼里一片迷离痴缠。他意犹未尽的舔着她唇角的汁液。

    舔着舔着,他再度碰上她的唇。这一次,他轻柔的慢慢的舔着她的唇瓣,四片濡湿的唇瓣黏合在一起,他轻轻缓缓的磨蹭着,一点点描摹她的唇形。

    夏妤没有力气再挣扎了。几次交锋,让她彻底意识到女人跟男人的体力差距究竟有多大。

    他轻柔的吻她,手掌在她身上游移,罩住了一团柔软。

    “你……”好不容易缓过劲儿的夏妤,浑身蓦然一颤。

    “比以前大了些啊……”夏天秦蹭着她的唇瓣,坏笑着哑声呢喃。

    随着他手下力气加大,夏妤彻底乱了方寸。她猛地别开脸,抓住他作乱的手,厉声喝道,“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夏天秦了!我警告你,不要再碰我!”

    夏天秦唇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音色悠然上挑,“哦,那你就从现在开始,好好认识我吧。”他的放肆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

    夏妤今天穿着长裙和浅色v领针织衫,外面套着一件小西装。针织衫柔软服帖的质地,使他轻而易举就从领口处探入。他在她耳边轻声呵气,“我会帮你加速认识……”

    “你……你……无耻!流氓!不要脸!”夏妤口不择言的骂着。她被气得浑身一阵阵哆嗦,体内过电般的痉挛,更令她不知所措!

    她突然就明白了,夏天秦为什么要进娱乐圈。因为这里女人多,而且都是漂亮的女人!这个圈子是潜规则的盛宴之地,与他现在这种流氓下流的行径,简直是绝配!他在这个圈子里,利用自己的财势和影响力,不知道玩弄过多少女人!

    可她万万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无耻的方式,对自己的青梅竹马下手!

    夏妤羞愤难当,奋力推阻他。身体在他的肆虐下战栗着,她哑声呵斥,“夏天秦,你不要以为上节目就能潜了我!……你再不放开,我会把你的丑事都抖出去!我要让你彻底身败名裂!”

    什么昔日情分,既然他不顾及,她也不会再念及分毫!

    夏天秦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着应道,“哦,这样啊。那你说,怎么才能潜了你呢?”

    掌中的触感令他心猿意马,口干舌燥,他忍不住再次咬上了她殷红的唇瓣,想要索取她的甘甜。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可能跟你怎么样!我有男朋友!我们很相爱!”夏妤低喝道。

    夏天秦蓦然一滞,所有动作都停止了。

    他缓缓抬起头,盯着她的双眼,“你刚刚说什么?嗯?你有男朋友了?”这声音轻幽幽的,仿佛不带力气,更仿佛摄人的幽灵,令人不寒而栗。

    那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犹如淬了剧毒的利刃,正紧紧盯着她。

    夏妤被他看的遍体生寒,由骨子里窜起惊惧。但她极力克制住了本能反应,下巴微扬,傲然应声,“对,我们在国外认识的。现在一起回国了。”

    撕裂声倏然响起!

    夏天秦妖孽的脸庞褪去所有血色,阴沉的骇人。他手下一个用力,夏妤的针织衫,被他撕扯裂开,黑色文胸暴露在空气里。

    “你……”夏妤心脏紧缩。她正要阻止他的恶行,他拉下她的小西装,褪去一半,在她背后绞缠住她的双臂。

    她的双臂被衣服缠住,挣脱不得。夏妤从没被人这么轻薄过,气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拼命扭动双手,嘴里不断咒骂夏天秦。

    夏天秦□□着她,哑声轻笑,“小鱼儿,你可真行啊……把我甩了,去国外跟男人风流快活……怪不得size变大了啊……”他的手恶意的折磨她,“被男人玩大的吧……”

    “……你这个变态!神经病!疯子!你快放开我!”夏妤已经被他逼到快要发疯。“你再这样,我会恨你的!我一定会恨你的!”

    夏天秦失笑,“恨我?”他眼神沉沉,表情凛冽,勾着唇角道,“真巧,我也恨你。”

    “你……唔……”他再度堵住她的唇,发狂的用力吻着她。这吻,凶猛到令她窒息。

    夏妤的双手在不断奋力扭动下,终于获得了自由。但她的身体被他压在吧台上,被迫承受他狂暴的吻。挣扎间,她的目光扫到了吧台一旁的烟灰缸。她艰难的挪动着,伸出手,不断的往一旁够去。

    当她终于抓到那个烟灰缸,猛地握紧,扬起手,朝夏天秦的脑袋砸去。

    这一下重击来的太狠,夏天秦动作微微停滞。但转瞬间,他唇角邪恶的上扬,再度吻上了她的唇,他的手在她身上更加放肆的作恶。

    “……你去死吧……”夏妤狠下心,再次朝他砸去。

    这一次比刚刚更狠,夏天秦的额头被敲破,鲜血如注涌出。

    他俊美的侧脸瞬间被鲜血覆盖。夏妤吓得手一抖,烟灰缸坠落在地。他却恍若无事,更加疯狂的亲吻她抚摸她。鲜血越涌越多,在两人的亲密缠绵中蹭到她脸上,连他们辗转纠缠的唇都混入了血液,腥气充斥于唇舌之间。

    铁锈般的气息,血液带着温热,滑入她唇中,她真的被吓到了……

    他疯狂的热吻不断逼压,带着令人窒息的强势,夏妤已经忘了挣扎,她喘息着,哆嗦着说,“……快停下来……你流血了……你会失血过量……”

    他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对头上的伤和不断涌出的血更是全然不顾。他就像一只受伤的失去理智的猛兽,不顾一切的掠夺自己想要的。

    即使在前一刻,夏妤对他恨之入骨,但在这一刻,她却无法漠视他的伤。她挣扎着撩起自己的长裙,用力撕开,扯下一块。她将布团按上他额头的伤处,艰难的移开被蹂蔺的唇,喘息着发出声音,“……失血过量……会死人……不要伤害自己……”

    夏天秦狂暴的动作,在那一瞬间停住了。

    他抬起头,静静的看她。她泪水迷蒙的眼底,满是关心和忧虑。

    夏妤用力按住夏天秦额头的伤处。见他终于平静下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转过头,冲门外喊道,“有没有人啊——快来人——”

    早就在门外候了多时的助理风一般窜进来。

    夏天秦眉头一簇,瞬间转过身,背对着助理,将夏妤搂入怀中。之前两人的纠缠,令她的上半身已经是春光外泄。

    他迅速脱掉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到她身上。见他始终按着自己的伤处,他低低道,“我没事。”他拉下她的手,用西装将她完全裹住。

    夏天秦转过身时,助理被他那一脸血的模样,吓得心脏直抽,他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我马上……联系医生……”

    旋即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他捂着心肝一路飞奔。额滴神啊,莫非老板是s/m爱好者?这也太激烈太吓人了!

    片刻后,休息室内,医护人员为夏天秦处理着额头伤口。夏妤坐在一旁,身上是夏天秦的西装外套。他的衣服比较大,可以完全裹住里面的凌乱不堪。

    医护人员离开时,他的额头上已经多了一层白纱。夏妤坐在一旁,默不作声。

    夏天秦拿起茶几上待客备用的全叶卷雪茄,抽出一支。打火机在他手中熟练的打了个转,一声轻响,火焰窜起,雪茄被点燃,冒出青烟。

    他甩开打火机,靠在沙发上,抽着雪茄,斜睨夏妤。

    夏妤别过脸,不看他。

    娱乐圈果然是个浑浊之地。他以前不抽烟的,现在连味道这么重的雪茄都能抽。以前的他,更不会像现在这么荒唐下流!

    夏天秦吐出一口浓重的烟圈,开口道,“来,说说你男朋友吧。”

    “没什么好说的。”夏妤抿唇。

    “不说怎么行?”夏天秦弹了弹烟灰,悠然笑道,“不说清楚,我怎么灭他祖宗八代啊。”

    “夏天秦!”夏妤豁然起身,“你闹够了没有!别以为我们节目组现在有求于你,你就可以这么嚣张跋扈,胡作非为!”

    她走到吧台前,拿起那沓方案策划,用力扔到夏天秦跟前,“你爱看就看,不看拉倒!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这里!就算领导问责,我也无所谓了,大不了就是丢了一份工作!我还告诉你,我早就不想干了!”

    夏天秦淡然自若的抽着烟,轻笑道,“是啊。一份工作而已,你夏大小姐怎么会放在眼里呢。家业的溃败,家里的负债,父亲重病的医药费,你都不会放在眼里。”

    夏妤脊梁一僵。

    原来,他对她家的情况已经这么清楚了……

    她抬起下巴,毫不示弱的一身轻哼,“就算我家现在面临困境,你也别忘了,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

    “将来?”夏天秦嗤笑着,“你考虑下你的现在吧。”

    他将雪茄按灭在茶几上,站起身,朝夏妤一步步走去,“你以为你家里的债务已经完了吗?你所知道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大的烂摊子,等着你父亲出院去面对。当然,他能不能出院,都是个未知数。”

    夏妤在他的逼近下,一步步往后退。

    直到靠上墙壁,夏天秦双臂撑在她两侧,逼视着她,冷然一笑,“当初我去找你,你父母对我视而不见。任凭我怎么恳求,他们都不告诉我,你究竟去了哪里。”他眼神深了深,滑过一丝戾气,“这,就是我对他们的回报。”

    “你……”夏妤心口一窒,五指猛地攥紧,难以置信的启齿,“你的意思是……是你……”

    “是他们逼我用自己的办法。”夏天秦幽幽一笑,“我倒要看看,在家境潦倒时,你会不会回来……在你父亲成为经济罪犯时,你会不会出现在法庭上……”

    “你……”夏妤手心发着颤,嘴唇剧烈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怎么都想不到,如今家里的困境,竟然是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设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