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过火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仰靠在大班椅上,纤长的眼睫毛覆下,在眼窝投下两排剪影。不知怎么的,这时候睡着的他,没有了平日里的那股张扬劲儿,竟显得格外忧郁,格外冷清。他漂亮的眉峰微微蹙起,睡着的表情始终不那么安宁。妖孽的脸庞没入到一片暗色中,潋滟淡去,多出了几分令人生寒的阴沉。

    夏妤看着夏天秦的睡颜好一会儿,几次张开嘴,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最终还是没有叫醒他。

    虽然他的睡眠质量看起来并不好,但他应该是累极睡去的,不然怎么手中还握着标书。而他的神情,阴冷中透着疲惫,让她不想去打扰,甚至有点不敢打扰。

    半晌,她轻轻的退了出去。

    正在忙碌的助理,见夏妤这么快就一个人走出来,不由得好奇。

    他觉得这女人跟老板的关系很玄妙,每次说话都争锋相对,跟仇人似得,但两度热吻又是相当的缠绵悱恻。

    作为夏卿岚的生活助理,他几乎是寸步不离的照料他的饮食起居,他可以毫不含糊的说,老板出道这两年多从没跟哪个女人有过牵扯。就算有些没眼色的想要投怀送抱,都是被他冷若冰霜的拒之千里。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老板在为这个女人守身如玉啊!

    他简直难以想象,这个女人在老板心里有着什么样的地位和分量,能让他做到这个份上。

    他可以确定,这个女人一定会是未来的老板娘!助理小朱这么想着,脸上笑容愈发殷勤热络,迎上前道,“这么快就谈完了?”这不符合老板的风格啊,上次一个吻就有四五十分钟……

    夏妤淡淡一笑,“他在办公室睡着了。我看他现在太累了,就没打扰他。等他醒来了再谈吧。”

    “这样啊。那我带你去休息室。”小朱忙道。

    休息室很大,布置得奢华又雅致。室内置有多种名贵植物。除了可容纳十多人的豪华沙发,巨大的电视墙,还设有一个吧台。夏妤坐到吧台上,对面的壁柜里陈列着各色足以用来珍藏的好酒。

    助理小朱走到吧台后方,亲自为夏妤调了一杯鸡尾酒。

    夏妤笑道,“你还会这个啊?”

    小朱腼腆一笑,“我当初竞聘成功,就是多亏了这手绝活呢。老板闲来喜欢喝酒,但是那些酒的度数太高,特调的鸡尾酒是最适合他,可以根据他的需要来。”

    夏妤微微凝眉,“他经常喝酒?他工作不是很忙吗?”

    小朱略一思索,笑着道,“这方面还好吧,老板并不算特别忙。他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料理自己的私人事务。演艺方面接的工作并不多。他可不像其他艺人那样,到处奔波,拼命接戏上节目,就怕被观众给遗忘了。”

    夏妤一声轻笑,没有做声。

    他当然不需要劳碌奔波,因为他可以做自己的金主。

    在跟夏天秦重逢后,她特地去了解了他作为明星夏卿岚的星路历程。没有任何坎坷波折,出道第一部作品就是跟几位国际大腕合作的大制作影片。虽然是男二的角色,但讨喜的人设和他那张过分出众的脸,令他获得了极大的关注度。那部电影创下当年的票房奇迹。接下来,几乎每部大制作里都有他,不是男一就是男二。杂志媒体都笑称,大屏幕被夏卿岚承包了。

    他出道两年多时间,参演了八部电影,发行了两张唱片。没有演过电视剧,没有上过娱乐节目,没有开个人微博,很少跟粉丝互动。但就是这样,他成了最具话题性,最令万千粉丝激动的炙手可热的新星。

    这次他们节目组里就有人提到,这是夏卿岚第一次上综艺节目,他的粉丝们都没见过他褪去荧幕角色后的真实的一面。这首次展现自我,还是以找女朋友的方式,势必极为引人瞩目。

    夏妤慢慢的品着杯中的鸡尾酒,心里浮起那个一直盘旋的疑问。

    夏天秦为什么要进军娱乐圈?他读大学时就自行创业了,毕业后更是气势如虹。在她出国前,他名下的企业已经顺利上市。单论他个人实力,那时候就是身价不菲的老板。更别说,在他背后,还有那么庞大的家族基业。

    他能很快红起来,她并不奇怪。因为他有的是钱投资自己。但是,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砸进娱乐圈,弄个明星当当,她就真的理解不了。

    按她从前对他的了解,他不是那种喜欢出风头哗众取宠的人。

    夏妤沉思片刻后,发现助理还陪在她身旁,便微笑道,“你忙你的吧。我自己在这儿等他。”

    “好的。有什么需求尽管叫我。”助理识趣的离开了。

    这位未来的老板娘虽然举止得体,态度温和,但不是很爱说话,尤其那散发出的气场,在无形中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巴结啊。

    夏妤由包包里拿出笔和策划书。她再次审读策划书,时而在纸上写写画画,进行适当的修正和方案细化。一边工作,一边品着那杯味道不错的鸡尾酒,等待的时间倒也不枯燥。

    助理小朱路过夏天秦的办公室时,突然停住了脚步。

    万一那美女主持等着等着就走了,老板就这么睡过了跟她的见面,那他大概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这么一想,小朱叩响了门扉。

    “进来。”很快有了应声。

    咦?老板醒了?小朱一脸喜色,推开门。

    夏天秦正坐在桌前,签批文件。

    “那位夏小姐,她来了……”

    夏天秦握着签字笔的手,力道蓦然加重,落笔时那一撇,几乎把纸张划破。他抬起头,那双幽深的眼睛,瞬息间熠熠生辉。

    “她在哪儿?”说话时,夏天秦已经甩开笔,站起了身。签字笔在纸上打了个转,沿着桌面滚落而下,发出一声脆响。

    “她在休息室里等你。”小朱说。虽然他知道,那个女人对老板非比寻常。但看到向来沉稳的老板,也有这么喜形于色,这么……不淡定的时候,还是令人吃惊啊!

    他又补了一句,“她已经等了你好一会儿了。”

    夏天秦刚走过助理身边,脚步顿住,回头扫了他一眼,“怎么不早说?”

    这一眼,令小朱遍体生寒,赶忙道,“她之前进了你办公室,她说你睡着了,不要吵醒你……所以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夏天秦已经拉开门,离开了办公室。

    夏天秦大步走向休息室,透过巨大的玻璃墙,他看到了夏妤的身影。

    她正坐在吧台前,看着什么东西,手里握着一支笔,写写画画的,手边是一杯快要喝完的鸡尾酒。

    夏天秦放缓了脚步。

    他隔着玻璃门,在外面看着她。

    她一只手握着笔,一只手时而拿起手边的饮品喝上一口,时而放在唇边轻轻啃着,眉头微微皱起。这画面熟悉的令他不想去打破……

    脑海中珍藏的往事,随之翻涌而出……

    他站在教室外面,看着教室里的她埋头伏案,一只手握笔,写写算算,一只手放在嘴里轻轻啃着,秀眉时而皱起时而舒展。

    常常值日生都走了,她还独自坐在教室里埋首做题。他走进教室,坐到她身旁的位置,敲一下她的脑袋,“走了。”

    “不完全任务不回去。你别影响我。”她拍掉他的手,“这可是我的良好习惯。”

    夏天秦耸耸肩,“那你慢慢做吧。”他拿出psp玩游戏。

    夏妤放下笔,转头瞪他,“你玩游戏影响到我了!”

    夏天秦一声嗤笑,“少扯。我消音了,怎么就影响你了啊。”

    “可是,你坐在我旁边玩游戏。即使是消音,也改变不了你在玩游戏我在学习的事实!”她气鼓鼓的看着他,“这对我有严重影响!”

    “好啦好啦,不玩就是。你真麻烦。”夏天秦痒痒的关掉游戏,将psp装了起来。

    夏妤再度埋首于书山题海中,夏天秦百无聊赖,只得看着她做题。眼瞅着她在为一道几何证明题纠结,他忍不住说,“梯形里的三角形,做一条辅助线。”

    夏妤按照他说的,果然很快解决了难题。但她心里不爽了。当她转战下一题,感觉自己又要一番冥思苦想时,突然蒙住试卷,转头对夏天秦说,“你不要看我解题!”

    “你又怎么了啊?”夏天秦甩她一个就你毛病最多的眼神。

    “你这样会影响我的思路!”夏妤振振有词且表情异常认真。

    夏天秦懒得跟她争,只得应声,“行,不看。”他扭过头,看着窗外的花花草草。

    夏妤一边做题,一边扭过头观察,确定他没有看之后,才放心的解题。可是,那种害怕被偷看的感觉,让她心里始终悬吊吊的,根本没办法全心思考。

    她忍不住道,“你别坐我旁边。你换个地方坐,离我远点。”

    夏天秦不爽了,“你有完没完啊,做个作业屁事真多。我坐在这里碍着你了?不能玩游戏,也不能看你,还怎么碍着你啊?”

    “你就是碍着我了!”夏妤倔强道。她不会承认,夏天秦坐在旁边,让她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每一道题不是很快有解题思路,就怕被他瞧见,让他觉得连这都做不出来简直低智商。

    夏妤说,“你可以先回去,不用在这里等我。”

    夏天秦的表情渐渐冷下来。他一句话不说,就那么冷眼睥睨她。

    那眼神,犹如利刃剜肉,让她一阵阵心惊。夏妤知道,他不高兴了。非常不高兴。

    她只得苦着脸解释道,“你坐在我旁边,很影响我的状态。我会分神啊。要不你去前排的位置坐吧。再过半年就要中考了,我至少要以年级前十的成绩考入高中部才行吧。”她哀怨的补了一句,“当年你可是第一名升入高中部的。比你差太多我妈又得数落我个一年半载。”

    比她大两岁的夏天秦,处处优秀的令人难以企及,为此她可没少受她妈教育。

    “我就随便考考,谁知道会第一啊。你也随便考考就行了,名次不重要。”

    又来了……又来了……

    他越是轻轻松松搞定一切,她越是压力大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就因为夏天秦回家从来不做作业,她要求自己一定要在学校里把任务完成。要不然家长们在一起议论又得说,这小妤学习那么勤奋,日学夜学的,还是赶不上小天啊。

    “你,去前排做!”夏妤板着脸道。

    “就你事儿多。”夏天秦敲了一下她脑袋,还是乖乖去前排了。

    坐在前排可以玩游戏,但他又有些心不在焉了。他时不时回过头看她一眼。有时候看着看着,通关也错过了。夕阳西下,夏天秦索性趴在桌子上睡觉。

    睡得迷迷糊糊的,有人戳他后背。夏天秦睁着惺忪的睡眼,转过头看去。

    夏妤那精致粉嫩的脸蛋映入眼帘时,睡意朦胧的他不经意笑了起来,习惯性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打着哈欠道,“完了啊,走吧。”

    “没有。”夏妤抿着唇说,“我口渴了。”

    夏天秦转头看向教室前方的饮水机,里面还有水。他很自觉的拿起夏妤桌上的水杯,站起身。

    “我不想喝水。”夏妤说,“我要喝珍珠奶茶。”

    夏天秦放下杯子,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这小妞,存心给我找事儿是吧?”

    夏妤拉下他的手,又是撒娇又是任性的说,“我要巧克力味儿的,珍珠多放点,甜味少些。”

    她抓着他那只手,手心的温度传递到他皮肤上。那双黑亮的大眼睛,就像夜空里最明亮璀璨的星子,那么专注的看着他。她用着一种理所当然的命令他的语气,十足的被宠坏的大小姐架势。可他没有丝毫不悦,伸手捏上她白嫩的脸蛋,眼里溢满温柔,“你这个事儿精,给我等着。”

    夏天秦离开后,夏妤再次埋首于模拟试题中。

    当他把一杯凉爽可口的冰奶茶送到她手边时,她的任务也只剩下最后一项了。夏妤愉快的接过奶茶,心满意足的喝上几口。

    夏天秦再次坐到她身旁,搭上她的肩膀,说,“这天儿都快黑了,你快点啊。”

    “嗯。已经快好了。”英语可是她的强项,做起来异常轻松。喝了几口后,她把奶茶放到一边,再次埋首于试题中。

    这一次夏天秦坐在她身旁,她没有赶他。因为英语她非常拿手,这种刷刷的填词速度和解题快感,被他看到反倒有种自豪感。夏天秦也没走开,他将身前的桌子踢开了些,大长腿架在桌子上,姿态闲适懒散。

    他一只手搂着夏妤的肩膀,一只手拿起她的奶茶,喝了几口。

    夏妤察觉到他在喝她的奶茶,不爽道,“你要喝怎么不买两份啊。你可悠着点啊,别把我的喝完了。”

    夏天秦挑挑眉,不以为意道,“这可是我去买的,我有绝对支配权。”

    夏妤愤而搁笔,抬起头,从他手中把奶茶夺过来,咬着吸管把剩下的小半杯喝完。夏天秦瞅着她,唇边是不易察觉的笑意。

    惬意的喝完后,夏妤一声轻哼,甩他一个得胜的眼神,继续埋首做作业。

    夏天秦失笑出声。

    片刻后,他将脑袋枕在夏妤肩膀上,双臂环绕着她的腰肢,整个人几乎是贴在她身上,懒洋洋的说,“我困了。先睡一会儿。”

    让他等那么久,夏妤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于是毫无怨言的承担起了人肉枕头的责任,嘴里说道,“很快就好啦。”

    他脑袋虽然有点重量,但不至于让她支撑不起。她转头再度埋首于题海中。

    夏天秦抱着她腰肢的双臂,在情不自禁的收紧。独属于她的清香气息,充斥在他的鼻息间。她的侧脸,近在迟尺,他还能看到她白嫩皮肤上的细小绒毛。

    他就这么抱着她,眼神迷离的看着她,唇边是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浅浅笑意。

    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已经这么离不开她,这么喜欢黏着她……

    他轻叹一口气,嗅着她的气息,心满意足的想,管他是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只要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当夏妤终于完成所有任务后,两人踏着星光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夏妤捏着自己的肩膀,抱怨道,“下次想睡觉自己带个枕头,我的肩膀都被你枕麻了,酸死了。”

    “谁让你那么磨蹭。”肩上挎着两个包的夏天秦,边走边为她揉着肩膀,两人的身高差,让他这活儿做起来毫不费劲。

    夏天秦力道适中,舒服的夏妤直打哈欠。她顿住脚步,“我好累啊。刚刚做题已经耗费了我所有元气。”

    她拉着他的胳膊,“你刚刚睡得那么香,现在精力一定很充沛吧。”

    夏天秦有了不妙的预感。

    果然,夏妤接着说,“来,背我吧,为你消耗精力。”

    夏天秦认命的在她跟前蹲下,夏妤愉快的爬上了他的背。

    十四五岁的女生,身体已经初步发育。尤其是在这夏天,两人都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袖衬衣。当她那两团柔软压上他的后背,夏天秦有些心率失稳。腿颤了两下,一时间都没力气站起来。

    夏妤浑然不觉这其中玄妙,反而拉扯着他的耳朵说,“喂,你耳根子怎么红了?”

    她在他耳边巧笑嫣然,气息顺着他的耳廓吹入耳道。夏天秦脸庞骤然升温,双腿也更加软软颤颤的。他别开脸,低斥道,“别乱动。再动不背你了!”

    夏妤吐吐舌头,乖乖趴在他背上。

    他深吸一口气,将她背起来。没多久,她就在他背上睡着了。

    夏天秦背着夏妤走过教学楼,穿过大大的操场,往学校后门走去。他知道前门外,停着他家司机来接他的车。可他不想上车,他就想这么背着她。

    暮色褪去,星芒漫天。他踏着星芒,背着她,不紧不慢的走着。她均匀的呼吸声在他耳畔轻轻吹拂。她软软香香的身体,全部倚靠在他身上,由他背负着……

    那一刻,他觉得,他背的就是他的全世界。

    夏天秦的目光由悠远的往事中回过神,眼前的女子,还在埋头看文件,一边轻啃着手指,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

    夏天秦脚步声很轻的走入室内,他走到她身后,将她抱住。夏妤一声轻呼,猝不及防的跌进了夏天秦怀里。抬起眼,正对上他的脸庞。

    “你放开我!”夏妤不悦道。他两只手臂扣着她,迫使她的后背贴在他胸膛上。这紧密的接触,让她分外不爽。

    夏天秦弯起唇角,手下力道丝毫不减,缓悠悠的说,“放开了,怎么对得起你特地过来,对我投怀送抱呢?”

    夏妤挣扎着抽出手,拿起桌上的策划书,砸向他,“你胡说什么!”

    夏天秦将夏妤身下的椅子转了个方向,让她正面对着他。在他不断靠近下,夏妤被迫往后仰去,后背撞上了吧台。夏天秦双手搭在她两侧的吧台上,手臂恰到好处的揽住她的腰肢,阻止了她企图跳下椅子的动作。

    又是这种受制于人的境地,夏妤恼羞至极,沉声呵斥,“夏天秦!我是来跟你谈工作的!”

    “工作?”夏天秦挑唇一笑,“先把我们的私事谈完,我再考虑,要不要跟你谈工作。”

    “我跟你有什么私事谈的!”夏妤瞪他一眼。

    “没有吗?”夏天秦笑,“那我们就从最近的私事谈起。”

    夏妤皱眉看他。

    夏天秦贴到她耳边说,“记得我昨天晚上给你发的信息吗”

    夏妤脑海里闪过他那几条信息……我又想吻你了……一直在想,想的觉都睡不着……你那犀利刻薄的小嘴,怎么味道那么勾人呢……

    她脸色蓦然涨红,捶上他的胸膛,“变态!”

    夏天秦抓住她的手,俯视着她,似笑非笑道,“我们先把这件私事解决了。不然,我可没心情跟你谈公事。”那极具侵略性的带着炽热火焰的眼神,令夏妤心里直发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