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过火 > 第九章

第九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天秦双手插袋,妖孽的脸上挂着散淡的笑容,大长腿悠然迈步。分外随意的姿态,自成一派风流。他走到夏妤身旁,手臂搭在她肩膀上,笑着说,“我还没有女朋友呢。不知道能不能上节目找一个?”

    夏妤刚想挣开他的臂弯,夏天秦的力气不动声色的大了几分。夏妤不想在众人跟前拉拉扯扯的,那无异于自找难堪,只得忍下来了。夏天秦感觉到她的妥协,唇角弧度加深了些。

    曼婷瞧见这情形,脸色变了变。夏卿岚她是知道的,近两年蹿红的影歌双栖艺人,风头一时无二。他怎么要来搅和这浑水?他那种身价的明星,参加这种烂节目,不是可笑么?

    在曼婷心存犹疑时,台长曼常青已经上前一步,表情热络的对夏天秦笑道,“小夏,你可别跟我们开玩笑啊。他们整个栏目的全年经费也不够你一次出场费啊。”本土频道小打小闹的节目预算,他心里是清楚的。

    曼婷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爸。

    就算夏卿岚是现在炙手可热的新星,但电视台掌握第一手媒体资源,尤其是明珠电视台这种业界翘楚,就算是顶级大腕来了,他爸也不一定放在心上,更别说是夏卿岚这种刚蹿红的,没什么根基的小明星。她还是头一次见他爸跟一个小艺人这么熟络的模样。

    夏天秦笑着接口道,“这可是我要找女朋友,是我有求于你们的节目啊,何来出场费一说,你们不收我介绍费就成了。”玩笑般的语气,但大家都看出来了,他是认真的。

    夏天秦身后的经纪人,下巴已经掉地上了……

    “主持人?”夏天秦搭在夏妤肩膀上的手臂用了一下力,迫使一直沉默的夏妤转头看他。妖娆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我现在就报名,没问题吧?”

    夏妤应付性的回以微笑,“这个不由我说了算,我只是一个小主持。嘉宾安排都是领导决定。”

    分管都市频道的副台长就在台长身旁,当机立断的表示,”既然这样,就搞个特别专场。一定要做精做好,趁着小夏上节目的机会,把节目知名度提高上去。”他对张霖发话,“这周内,你们栏目组就特别专场做个方案出来。”

    张霖点头应声。

    这突如其来的一系列变化,令曼婷的脸憋成了猪肝色。可接下来,她父亲台长曼常青的话,又在她心上插上几刀。

    “既然小夏都免费上节目了,我们电视台也不能寒碜人啊。对于这个特别专场的经费,我允许你们专项专报。选个好地方,弄个好策划。”他又转过头对卫视频道总监说,“你们频道的影响力大,要做好辅助宣传工作。配合栏目组的需要,提前造势。”

    卫视频道总监忙不迭应声。

    事情定下来后,曼常青邀约夏天秦共进晚餐,夏天秦笑着说,“今晚我得请这位主持人吃饭,向她好好请教下,在节目上怎么表现,才能虏获女嘉宾的芳心。不然到时候被拒绝,多没面子啊。”

    众人跟着笑起来,笑的一脸暧昧。曼常青听他这么一说,也是心知肚明。

    夏天秦一走过来就靠在夏妤身旁,还将胳膊搭在她肩膀上,这么一副熟稔亲昵的姿态,一看便知两人关系匪浅。眼下他想跟佳人相约,其他人又怎会自讨没趣。

    寒暄过后,几位台领导离去。夏卿岚的经纪人终于逮着空子问,“r,你刚刚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真要上那种……那种自掉身价的节目?!”

    夏天秦瞥眼扫去,“我跟你开过玩笑?”

    经纪人怔怔摇头。

    夏天秦揽着夏妤的肩膀,伸手勾起她的下巴,轻佻的笑着,“美女主持,今晚想吃什么呢?为了我的终身大事,我可要好好贿赂你啊。”

    张霖眼见夏天秦这幅纨绔子弟的模样,还公然调戏夏妤,皱起了眉头。他沉着脸上前一步,正要拉开夏天秦时,夏妤拍掉了夏天秦的手,“你给我正常点!”

    夏天秦眼角余光看到张霖刚伸出又放下的手,一声轻笑,道,“那我们今晚去喝鸡汤好了。真材实料的鸡汤,不装逼,就是实在。”

    他这话,说的夏妤莫名其妙,完全没搞懂他想表达什么。但张霖想起来了,下午走出茶水间的时候,外面坐着一个男人。当时只是擦身而过,他并未在意,现在回想那一扫眼的感觉,倒是与夏卿岚很吻合。

    “走,哥带你喝正宗的鸡汤去。”夏天秦搂着夏妤的肩膀,大摇大摆又很是风姿绰约的往外走。

    夏妤回过头,跟张霖道别。

    张霖向她微笑颔首。

    两人一道离开了电视台。张霖目送着他们的背影离去,看着夏妤上了夏卿岚的车。

    而这一路,夏天秦始终搂着夏妤的肩膀,她没有过多抗拒。

    张霖站立原地,若有所思。

    车内。

    夏妤说,“你是为了帮我才上节目?”

    夏天秦甩她一个这种弱智问题你也问得出来的眼神,“难不成我对那些土肥圆感兴趣?”

    夏妤无语,她认真的说,“我们节目档次已经提升了。你不能停留在过去的眼光里看。”

    “我就从来没看过好吧?”夏天秦嗤笑,“随便找个人问了下,还是你们电视台的,人说,哦,那个专给穷丑挫土肥圆相亲的节目啊……”他摊手,“原话。”

    夏妤更无语了。

    “你放心,既然是你上节目,女嘉宾一定会经过千挑万选。不过……”夏妤陷入了思索中。那些女粉丝们,想看到夏天秦跟谁互动呢,是平凡但美丽的灰姑娘,还是高贵优雅的豪门小姐,或者是圈内的大明星?她呢喃着,“这女嘉宾的人选,还真是个问题啊……”

    “我有一个好主意。”突然凑近的声音,把夏妤吓得一跳。夏天秦已经搂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吐气,“多安排几个女嘉宾,燕肥环瘦,姿色各异,重点是,要比你漂亮。”

    夏妤白他一眼,往旁边退开,“你放心。我不会抢了你的女嘉宾风头。”

    夏天秦再次往她身旁靠,把玩着她的发丝说,“你以为就这样?哥的大招可在后面。到选人阶段时,我就看上主持人你了。为了你,我毅然放弃所有女嘉宾。这发展,带感吧。到时候一定会引发节目热议,同时,深刻体现了我不以貌取人的良好品质。”

    看着夏天秦那洋洋自得的表情,夏妤简直无语至极!他的气息快要吹入耳廓时,她又往一旁挪了挪,“麻烦你脑洞不要开太大。主持人抢女嘉宾饭碗,馊主意,pass!”

    夏天秦无奈耸肩,“那好吧,既然你不喜欢这种婉约离奇风,我们就整简单粗暴的。”他再次贴近她,“你直接来当女嘉宾。”

    夏妤数度闪避,直到靠上了车壁,避无可避。她这才惊觉,夏天秦在不动声色中把自己逼到了角落。想要起身已经来不及,他贴在她身侧,两只手臂撑开,将她彻底困住。

    夏妤脸色不悦,正要发怒。夏天秦饶有兴致的勾起唇角,凑近她唇边说,“那就这么定了,你来当女嘉宾。”他距离她太近,每一口气的呼吸都呵到了她脸上。夏妤甚至怀疑自己稍微动一动,就会蹭上他的唇。

    她后仰着脑袋别开脸,咬牙道,“夏天秦,你能不能正常点?”

    “我怎么就不正常了?嗯?”夏天秦反问。不等夏妤回答,他又说,“或许咱俩理解的不正常不一样?”他扳过她的脸庞,微微起身,逼近她的脸庞,轻悠悠的笑,“小鱼儿,来,我告诉你,怎么样才算不正常……”

    猝不及防的,他吻上了她的唇。

    夏妤心里一惊,伸手要推开他,却被他反剪到身后。这十足的流氓做派,气得夏妤倒抽一口气,他却顺势搅起她的舌,肆意纠缠。

    夏妤被困在这车厢一角,避无可避,连反抗挣扎的空间都没有。夏天秦还嫌这滋味不过瘾,他转个身,直面着她,单膝压在座椅上,托起她的腰肢,使她紧贴着自己的身体,他将她的脑袋压在座椅靠枕上,拼命掠夺她口中的每一分甘甜。

    这足以令他舍生忘死的滋味,终于失而复得时,他再也无法压抑,无法忍耐……

    夏妤最初徒劳但猛烈的挣扎,被夏天秦强势火热的吻,渐渐压了下去。体内窜过一阵阵似电流般的,她所不熟悉的异样痉挛,令她愈发软绵无力……

    到后来,她完全被他所操控,忘了时间,忘了空间,忘了自己在做什么……只有那令人晕眩飘然的奇妙感,将她推向一个全新的天地之间……

    夏天秦感觉到怀中人挣扎渐弱,放开了扣住她的手,转而更加用力的抱紧她。这一次的吻,不像上次那么粗鲁而毫无章法,他想让这温存的感觉,持久一些,更持久一些,但他又克制不住的想要索取更多……

    他沉沦在这唇齿缠绵的快感中,辗转反复……

    车内坐着的生活助理已经不是头一次见夏妤,也不是头一次见他们激吻,已经能面不改色的淡定的由后视镜里偷瞄。

    好一个火热缠绵娇喘连连的热吻啊……

    他默默的看表,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四十分钟……

    他突然有点心疼那女孩子了。她的身子骨都快要被他揉碎在怀里了……她分明有些体力不济,脸色绯红,呼吸不畅,喉咙里溢出的低吟又哑又涩,红唇被摧残的仿佛要滴出血来,可他还是那么霸道强势,一个劲地啃着人家不放。

    助理内心一声轻叹,不知道那些因为r从来不拍吻戏,时而说他是性冷淡,时而说他是同性恋的群众们,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当夏妤觉得自己快要昏厥时,夏天秦终于放开了她的唇。

    他抱着她,将脑袋压在她肩膀上,微微喘息着。

    许久,他意犹未尽道,“不错。上个节目能换来这待遇。值了。”

    夏妤冷不丁由七晕八素中回过神,猛地推开夏天秦,斥道,“你什么意思!”经过那番热吻,他开口的声音都哑了。

    夏天秦姿态懒散的斜倚在位置上,欣赏着她生气的模样,勾起唇角,“你从了我的吻,难道不是为了回报我吗?”他摸着下巴,咂摸道,“像你这么薄情的人,也只有这样,才会甘愿献吻吧。”

    夏妤绯红的脸庞被气得发白,火冒三丈的她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仪教养,抄起车后的抱枕砸向夏天秦,“你给我滚!!”

    “宝贝,这可是我的车。你要我滚去哪里?”夏天秦接过那抱枕,倾过身,再次逼近夏妤,手指轻佻的刮过她脸颊。

    夏妤用力拍掉他的手,豁然起身,却忽略了这次不是高大的房车,脑袋当即撞上了车顶,被撞的晕眩的她又跌坐下来了,她捂着脑袋,狼狈的喝道,“停车!”

    夏天秦挨到她身旁,按住她躁动的身体,啧啧道,“年轻人,别激动。其实我觉得这样还不赖。要不你说说,睡一晚需要什么代价?”

    “……无耻!”夏妤一巴掌甩过去,被夏天秦稳稳的接住。他抓着她的手,顺势将她扣入怀里,对她眨着眼睛,暧昧的轻笑,“除非是用嘴巴打我,其他地方,我可不接受。”他凑到她耳边,咬着她的耳垂道,“用嘴巴,哪儿都行。”

    夏妤的脸色再次涨的通红,“夏天秦,你怎么变得这么无耻!”

    “原来这叫无耻啊。”夏天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可我没办法啊。”他转而一副无辜又无奈的表情,“谁叫你这女人薄情寡义,还铁石心肠,将心比心是没用的。石头都能捂热,也捂不热你的心。所以呢,各取所需比较好。”

    “夏天秦!”夏妤显然已是恼羞至极,“不要逼我讨厌你!”

    “难不成你还喜欢过我?”夏天秦挑眉道。

    “没有!”夏妤斩钉截铁的应声。

    夏天秦一声哂笑,“那不就得了,横竖不喜欢我,多讨厌一分,少讨厌一分,有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