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过火 > 第八章

第八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奇书网 www.qishubook.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切准备就绪后,开始了最新一期的正式摄制。最后的嘉宾阵容,根据张霖的意见又有些调整。

    经过调整后,两名男嘉宾来自楚天集团旗下的盛安电子公司,两名女嘉宾来自汇丰银行c市支行。

    摄制组的第一站是盛安电子公司,拍摄两位男嘉宾的自我介绍和日常工作。时值初秋,夏妤身着一袭的浅绿色褶皱系带连衣裙,及膝的长度,既不显轻率也不沉闷,脚下是裸色小高跟。发型也有所修饰,倍显时尚大气。

    监控器里,编导看着她走入盛安电子,站在烫金的铭牌下侃侃而谈,引出接下来要出场的男嘉宾,不由得对身旁的张霖打趣道,“老大,这主持人的逼格,可比以前提了好几档啊。”

    原本还担心夏妤过于抢眼,因为她的确很漂亮,又自带令人无法忽略的气场。但她很聪明的挑选了这种柔和的色系,整体打扮也是美而不艳,出挑而不张扬。锋芒内敛,美得让人舒服。

    张霖抽着烟,缭绕的一缕烟雾像是熏入了眼底,使他黑亮的瞳孔多了些迷离。他迷离而深长的目光锁定着夏妤,缓缓笑道,“我看上的人,能差么?”

    两名男嘉宾相继出场,在夏妤的引导下,做了各具特色的自我介绍。接着是拍摄日常工作场景,以有问有答,调侃说笑的方式进行。下一幕是他们的同事好友上镜,做一些嘉宾爆料。

    场面感觉非常好。编导非常满意,几乎每个镜头都是一次通过。

    盛安电子部分结束后,转战女嘉宾工作单位。拍摄方式与男嘉宾基本雷同。让夏妤有些意外的是,银行高管不仅全力配合,甚至有行长亲自来迎接他们。

    夏妤注意到,那位刘行长对张霖分外热情,不仅给他递烟,还亲自为他点火。张霖倒是态度淡然,脸上始终是那种亲和随意的微笑。

    午餐安排在银行附近的一家酒楼里。由于下午还要拍摄,这顿饭只是吃饭,并没有下酒。席间,刘行长举杯说,“我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你们辛苦了。我们行里还有大批光棍待解决,欢迎以后常来挖掘。”众人纷纷举杯回应。

    走出酒楼时,一阵冷风吹来,只穿着一件连衣裙的夏妤猛地打了个喷嚏。走在她身旁的张霖适时将西装外套递到她手边。

    他浅浅一笑,“主持人可不能感冒啊。”

    夏妤歉意的微笑,“是我疏忽了。”她接过外套,搭在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混着一股似茶香的芝兰之气,让人没有丝毫不适,反而感觉很舒服。就像他那个人。

    下午的拍摄进入第二部分,男女嘉宾的认识和互动。拍摄地点选在西城大型室内步行街。

    夏妤站在店外,看着正在欧时力里挑选衣服的男女嘉宾。此时她已经退出镜头。张霖走到她身旁,递给她一杯星巴克的摩卡,“表现不错。”

    “谢谢。”她笑着接过。

    “如果再释放一些,会更好。”

    夏妤略略思考道,“意思是我太端着了?”

    “你可能是受播报新闻的影响。新闻是需要沉稳庄重,但娱乐节目是让观众放松身心的。你不用绷太紧,适当的随性发挥。”

    夏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可以关注下孟宁,他是把幽默和智慧融合的很不错的优秀主持人。他做新闻起步,担纲娱乐节目也游刃有余。”

    夏妤由衷微笑,“谢谢指点。”

    持续一天的拍摄结束后,众人满意的收工,相继散去。

    张霖跟编导安排明天的工作时,目光一直留心着夏妤。察觉到她差不多要走了,他匆匆结束交流,快步走去。

    “领导还有什么安排?”夏妤问。

    “私人安排。”张霖笑道,“一起吃顿饭吧。这会儿回电视台,食堂里的饭菜也凉了。”

    “好啊。”夏妤爽快的应道,即使不跟张霖一起,她也是随便找个地方解决晚餐。

    两人刚要进入一家烤鸭店时,夏妤的电话响了。

    “妈?”

    “你爸病倒了……在医院里……”

    夏妤脸色一白,挂电话后,她对张霖歉意的躬身微笑,“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得先走了。”

    张霖看出她脸上的笑容都很勉强,也没多废话,“去哪儿,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开车。”道别后,夏妤大步离去。

    张霖扶着栏杆,看夏妤在电梯疾步而下的身影。直到她彻底消失在视线中,他收回目光,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薄唇轻启,念叨出那个名字,“夏妤……”

    他轻轻一笑,弹了弹烟灰,清秀的脸庞上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预留三天的拍摄时间,只用一天半就完成了,后期制作结束后,只等播出。整个栏目组都在雀跃不已的期待改版后惊艳亮相的那一刻。

    但夏妤没有过多精力为播出后的收视操心了,家里的事情令她焦头烂额。

    父亲身体状况不佳,又要一笔不菲的医疗费。还好房子顺利卖出去了,卖价是八百万,比预期超出许多。夏妤感谢黎容容时,黎容容说,“得谢人家土豪啊,主动找上门的。人家那秘书说了,他们老板就看上这房子了,一定要拿下来,价钱不是问题。我信口开了八百万,给他们杀价的空间,谁知道就那么签了。早知道是有钱任性的主儿,我直接开一千万。”

    夏妤笑道,“咱不能太贪心,见好就收。”这个结果,确实让她喜出望外。

    房子火速卖掉后,她搬进了租住的一室一厅小公寓,环境雅致,装潢不错,地理位置好,每个月租金三千。

    夏妤好几次想要卖掉自己那辆五十多万的雷克萨斯,换个便宜省油的车,最终还是忍下来了。她告诉自己,如果连养车的能力都没有,趁早别混了。

    市医院,住院部的大门外。一辆黑色路虎停在道路一侧。一身休闲装扮的夏天秦坐在车内,目光看着由医院大门口走出的夏妤。

    夏天秦双手搭着方向盘,脑袋枕在手臂上,沉静的面容褪去了每次面对夏妤时的张扬,此时是不经掩饰的忧郁。他的目光静静的落在她身上。直到她走出大门外,又上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夏天秦带上超大墨镜,下了车。

    病房内,气氛有些凝重。

    夏爸爸躺在病床上,夏妈陪在一旁。病床旁的椅子上,坐着夏天秦。

    夏天秦说,“叔叔阿姨,很抱歉,很久没看望你们了。”

    夏妈妈脸色不太好,“你是豪门世家的公子,我们这些蓬门小户的人,可高攀不上,哪敢劳驾你来看我们啊。”

    夏爸爸瞪了她一眼。他转头看向夏天秦,“谢谢你来看望我。你有心了。”客气,但疏离。

    夏天秦微笑道,“叔叔身体不好,我来看望是应该的。以后我会常来。”

    “别!你可千万别!”夏妈再次开口道,“你再来,你妈又得找上门了,说我们想尽心思巴结你们家。我们如今这日子是过的不如意,但也想心里舒坦点不是。你可别来给我们添堵了!”

    夏天秦微微一怔。

    “我们两家早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了,我们就算是饿死穷死,也跟你们家没有一丁点关系。你不用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来看我们笑话。”

    “行了!你能不能少说几句话!”夏爸开口斥责。

    “怎么了,我还说不得啊?当初要不是他妈上门来指着鼻子骂人,我妤儿会去国外念书,会跟我分开几年吗?如果不是女儿在国外,你又怎么会铤而走险转型,想赚大钱把全家移民去国外?”

    夏天秦站起身,走向夏妈,“阿姨,你刚刚说的,我不是很明白。可以再说清楚一些吗?”

    他高大的身影走近时,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尤其他此刻眉峰蹙起,表情不太好看,更是无法形容的压抑。

    夏妈稳了稳神,口气不善道,“不清楚回去问你妈!这些陈年旧事,我也不想再提,但你不用再来碍我们的眼了,更别骚扰我们妤儿!”

    夏天秦看了看夏妈,又看看夏爸,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站定,缓缓道,“对不起。我不能答应。”

    “你什么意思?”

    “我不会放弃夏妤。永远不会。”夏天秦低沉而笃定的声音,在病房内清晰的响起。

    他微微一笑,“无论是我父母,还是你们,甚至是夏妤……谁也阻止不了,我要她。”

    夏天秦漂亮的脸庞,带着温文尔雅的笑意,可他散发出的气息毫不柔和。那双幽深的眼里,有着一种近乎可怕的偏执。夏爸和夏妈愣愣的看着他,陷入了惊怔中……

    节目播出当晚,夏妤跟栏目组的人一起呆在办公室里。大家共同点评可圈可点和不足之处。大家一致评价,与以前的节目相比,简直是脱胎换骨,天壤之别。

    众人精神抖擞,信心百倍,等来的却是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结果。

    本期节目收视率不仅没有涨幅,还下跌了差不多一半。众人目瞪口呆,夏妤更是难以置信。

    张霖说,“卫视频道周六八点档的调到了九点。这是个老牌综艺节目,而且最近重整了主持阵容,引起了外界的极大期待和反响。我们跟他们撞上,收视率下跌很正常。”

    有人嘟囔着,“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九点档都有的撞……”

    张霖瞧着一众情绪低迷的部下,“好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外部形势这么艰难,你们更要加倍努力。”

    广电大楼,夏卿岚的保姆车停在大门外。他走下车,助理跟在他身旁,嘴里念叨着今天的行程安排。

    “r,光影星播室的访谈是下午三点,现在才两点半。”

    夏天秦说,“你去跟他们接洽。我自己随便转转。”

    夏天秦戴着墨镜,看着大楼底层的导视牌,确定了都市频道的路线后,独自前往。电视台里常有明星往来,他带着超大墨镜,倒也没有引起瞩目。

    到了栏目组,没有发现夏妤的身影。路过茶水间时,里面隐约传来熟悉的声音。

    夏天秦走入茶水间,里面是无烟休息区。他在外间坐下,顺手拿起一份报纸。坐在靠着玻璃的位置,差不多刚好能听到。

    休息室内,夏妤泡了一杯咖啡,看着窗外葱郁的绿色植物透气。张霖在她坐下没多久就跟了过来。他笑着道,”没有收获预期的结果,心情很低落?”

    夏妤扯唇笑了笑,“我觉得我应该引咎辞职。”

    “哦?这话从何说起?”张霖眉目微挑。

    “节目撞上应该不是偶然……我得罪了电视台高层的人。”

    “所以你这么快就弃甲投降?”张霖笑着问。

    “你不问问我得罪的是谁?”夏妤诧异道。

    “这很重要吗?”张霖耸肩,“结果都是一样。你坚持不下去了,想要放弃。”

    “如果是以前,我不会轻易放弃。但现在……”夏妤苦笑了下。父亲的突然病倒,让她怀疑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赌着一口气任性妄为。“实不相瞒,我家里情况不太乐观,我不能把精力持续耗在高投入低回报的事业上了。我想辞职跟朋友一起做生意。”

    “赚钱的方法有很多种。一旦你在主持界出头,名利双收是必然的事情。”张霖道。

    夏妤沉默。

    张霖端起自己冲泡的碧螺春,浅啜一口,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淡然温和。放下茶杯后,他看着夏妤,“说到底,你还是不自信。你不相信在外界阻碍下,你能走到那一步。”

    夏妤抿抿唇,“我的情况不容许我有冒险精神。理想什么的,也得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

    “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如果喜欢,坚持到底吧。人生总得有点什么追求不是?有些东西,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张霖将剩下的半杯茶喝完,起身,拍了拍夏妤的肩膀,“相信我。今日所有艰难,当你成功时,会有万千璀璨来还。一旦放弃,你就体会不了那滋味了。”

    夏妤怔怔的坐在原位,脑海中盘旋着张霖最后的那些话。

    下班后,夏妤与张霖恰好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张霖笑着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夏妤动了动唇,正要说什么。张霖的手突然压在她肩膀上,“等等。”

    她诧异的看他。他回以一笑,“先别急着,再多想想。无论什么决定,总归是越想越清楚。”

    “好。”夏妤颔首。

    张霖收回手,插入裤袋里,另一只手搭着西装外套。他看着电梯镜面里的夏妤,微笑道,“据说人的情绪冲动时,需要有两三天的冷却期,才能做出明智的决定。我可不希望这个冲动期,让自己折损一员大将。”

    “领导,谢谢你。”夏妤由衷道。

    出了电梯,走入一楼大厅,迎面而来一个夏妤最不想看到的人。

    曼婷正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往厅内走入,他们身旁还跟了几个人。夏妤这次看明白了,她身旁的男人是台长曼常青。

    目光扫到夏妤,曼婷脸上挂起得意洋洋的笑,拉着男人的胳膊,朝夏妤走去,嘴里招呼着,“原来是夏主持啊……诶,我有看你们的节目哦,都市频道的嘛。以前还觉得挺好的,打算跟爹地大力推荐呢。可怎么你一来就搞什么改版,听说改版后的,收视率狂跌啊……连以前的一半都没有了,啧啧啧……”

    曼常青平常并没有关注其他频道的小节目,听这么一说,皱起了眉头,“收视率跌了一半,是怎么回事?”

    曼婷摇着身旁男人的胳膊,娇嗔,“效益那么差的节目,还留着干什么,不如砍了,电视台经费不是很紧张嘛。按这情形下去,继续拖着,也是个死。”

    张霖开口道,“这么快下结论,似乎言之过早。”

    曼常青表情严肃,对张霖说,“你们要长点心了。再降下去,可就真要砍掉了。”

    “这么好的节目,为什么要砍掉?”一个声音突兀的插了进来。

    夏妤错愕的转头,只见夏天秦信步而来。在他身后还跟了几个助理。他今天穿着一袭烟灰色手工定制西装,质地挺括,线条流畅,衬得颀长的身型格外挺拔。在他出现的瞬间,存在感强烈到令周遭一切黯然失色。

    夏天秦双手插袋,妖孽的脸上挂着散淡的笑容,大长腿悠然迈步。分外随意的姿态,自成一派风流。他走到夏妤身旁,手臂搭在她肩膀上,笑着说,“我还没有女朋友呢。不知道能不能上节目找一个?”